25岁钢琴老师患红斑狼疮这个病爱挑年轻

25岁的黄艳艳从小就

立志当一名音乐老师,

也一直在为自己的梦想奋斗着。

然而,一纸诊断书却

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。

年1月,黄艳艳被确诊为红斑狼疮,出院后需要长期服药,但因负担不起每月数千元的药费,她只能自行停药。今年4月,因病情恶化,医院抢救。“18年寒窗苦读,爸妈为我吃了好多苦,我还没尽孝心,希望大家帮助我,给我一个重生的机会。”黄艳艳说。

由于病情复发,医院。

在被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前,黄艳艳已经感觉身体不对劲。“大二的时候有一次高烧不退,回家休养了一段时间。”年1月,黄艳艳全身长出了对称的蝶形红斑,伴随着红斑的还有腿部发肿和高烧不退。在广州,黄艳艳被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。

住院一星期后,身体有所好转,黄艳艳迫不及待地想出院回去上班。“当时只想回去把孩子们的钢琴课补上。”尽管医生嘱咐她需要长期吃药治疗,然而每个月医药费支出约元,但她的工资却只有元。年4月,由于实在难以负担药费,黄艳艳不得不给自己停了药。

今年4月6日,因病情恶化复发,医院。这一次,她不仅腿、脸肿了一圈,甚至连半米外的东西都看不清了。黄艳艳说,住院后她前后接受了8次透析。经过一个月的治疗,她的水肿已经好了不少,视力也逐渐恢复。

然而,主治医生陈医生对她的情况感到忧心。“红斑狼疮没有回头路,余生都需吃药维持。”陈医生说,“否则下一次复发只会比这次更糟,有致死的可能。”

今年25岁的黄艳艳来自广东清远连州市保安镇黄村,她坦言自己对音乐有一种痴迷。“一看到乐器就兴奋,”她说,“不过相比自己演奏,我还是更想当老师教别人。”所以她报考的是音乐教育。

年毕业后,黄艳艳成为佛山一家音乐机构的钢琴老师。“最享受的是教会孩子的成就感。”她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,也渴盼着能早日走出病房继续教孩子们弹钢琴。

据了解,黄艳艳一直依靠助学贷款完成学业,其间还获得过两次励志奖学金。“还有一部分学费是父母向亲戚朋友借的。”每年假期,她都会去音乐培训机构实习打工,锻炼自己的同时赚一些生活费。

目前,让黄艳艳最担心的还是医药费。据医生解释,治疗的药物花费每个月至少~元。“如果家里没钱我就不治了。”看着费用单据,黄艳艳坦言,很多次她都想拔掉针管,但每每想到父母,她又不忍放弃。

“砸锅卖铁也要给女儿治病。”黄艳艳父亲的态度很坚定。他和妻子现在除了耕种自家田地,还帮同村村民耕地,为的是给女儿多攒一点治疗费用。

目前,网上筹集的5万多元善款已经快花光了。接下来,她还需接受心包手术,费用在6万元左右。为了凑齐手术费,这个坚强的姑娘打算下周提前出院继续工作。

打造最公开最阳光的慈善基金

广爱联盟

广爱联盟的成员还包括:大洋网、时代地产公益基金会、新世界中国地产、广东省华美教育慈善基金会、车天车地德国名车中心。

“广州日报广爱慈善基金”

期待与您同行大爱

邮箱:

qq.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fuleijiashu.com/hcsc/5810.html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热点文章

    • 没有热点文章

    推荐文章

    • 没有推荐文章